一位同志的告白:不管我愛誰,我還是你認識的那個孩子

今天是第19屆台灣同志大遊行,受到疫情的影響,今年首次改成線上舉辦。說來慚愧,我在台灣這麼多年,從來沒去過同志遊行。縱然身邊有很多LGBT友人,我卻沒有從未走上街頭,用行動表示支持,實在不夠義氣。配合今年的主題「友善日常」,我決定寫一篇文章和錄一集podcast來展現我對朋友的關懷,以及對性別議題的重視。

第19屆台灣同志遊行
圖片來源:臺灣同志遊行

被女生拒絕的同志

在《毓言柚子》製作人大大的牽線下,我和阿力合作錄了一集podcast。阿力是一名男同性戀者,也是一位馬來西亞podcaster。他在某集podcast中提過,在對性向彷徨的青春期,他曾對一名女同學告白。雖然很早就知道自己會在同性身上感受到性吸引力,但基於想探索內心深處的自己,再加上旁人的起鬨,就算不是真的男女之間的情愫,他還是去告白了。

事實證明,他對那位女生完全是純粹的欣賞,沒有任何的愛慕和性吸引力。被女生拒絕的當下,他深深地鬆了一口氣,幸好她沒有答應。雖然對同性戀的認知不深,但這次的告白驗證了自己與身邊男性的不同——他喜歡的是男生。那個年代,馬來西亞社會對同性戀者的接受度較低,排斥同志的人比比皆是,阿力的出櫃之路並不好過,也曾與家人起過衝突。

阿力也曾想過,如果當時對方接受了,兩人在一起了,未來的路會不會比較好走?或許他會嘗試去滿足社會的期待,呈現出交往的樣子,但他也自認應該無法長久。現在的那個她過得很好,也有了談婚論嫁的對象,而他也清楚知道自己真實的樣子,這大概就是最好的結局了吧!

曾經跟我告白的同志

阿力告白的對象是一個個性大剌剌、不拘小節的女生,跟我性格很是相像。也許是個性使然,我經常可以和男生稱兄道弟,建立真正的純友誼。聽說男生很容易喜歡跟自己聊得來的女生,健談的女生會頻繁被異性告白,這並不稀奇,但也有可能會遇到和阿力一樣對自己性傾向不明的男性,突然跟自己告白。

個性敏感細膩的處女座,怎麼可能會察覺不到對方對自己只是一種喜歡和欣賞,而非男女之間的化學反應?雖然當下並不曉得對方的性向,但一開始我就感受不到對方對自己的愛慕;既然神女無心,襄王也夢不在於此,繼續維持好朋友的關係,對彼此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多年後的一次聚餐,對方坦然地道出自己出櫃一事,我竟然一點不訝異。或許在我的潛意識裡,很早就認定對方是同性戀,只是我沒有認真思索過這件事。他輕描淡寫地談起自己的感情狀況,言語間卻不經意流露出一絲甜蜜。幸好我當年沒有答應,現在的他才可以如此幸福。

當時的我或許僅是一個性向測試的工具,但如果這樣做可以喚起他正視自己內心的聲音,我覺得這樣就值得了。突然覺得,遇到「對」的拒絕者也很重要!我可不是在鼓勵大家亂告白,我只是覺得可以幫助到對方,也算功德圓滿~如果沒有思前想後,未釐清自己的感覺和想法就去告白,最後可能會給自己和他人帶來創傷。

同志告白
Photo by Andrea Piacquadio from Pexels

同志大遊行的啓發

在台灣留學的期間,阿力參加了同志大遊行,這給了他很大的啓發。猶記得第一年參加的時候,是偶然得知有旅居台灣的馬來西亞人發起號召,於是就決定一起出發。結果去到現場,阿力形容自己「被一股溫暖又安全的感覺包圍著」,他終於可以放下社會置於他身上的枷鎖,那一刻的他是自由的。他在這裡找到了同溫層可以互相取暖,大家同舟共濟,結論是他是屬於這個地方的。

阿力面對自己的同志身份,最大的難題在於「家人」。有句話是這樣說的,「同志出櫃時,家人就入櫃了」;面對世俗的眼光,他感嘆人生不容易,但其實家人也同時承受壓力,家人煎熬是他最不願意看到的。雖然他對父母坦承同志身份後,並未獲得家人的支持和接受,但現在父母閉口不談、不催婚,這樣的冷處理已實屬可貴。

事實上,阿力已經盡力了。他試過跟女生告白,縱然遭到了拒絕,但他自知無法給女生任何承諾,更無法為對方的人生負責。可惜,父母不明白這道理。我問阿力,同志是不是一定要出櫃?他也不是全力支持,而是要視家庭情況。阿力建議,還在接受父母經濟資助的未成年人,千萬不要貿然出櫃!

同志出櫃
Photo by Sharon McCutcheon from Pexels

矯正「同性戀」的治療

阿力跟我說了一個毛骨悚然的故事,而且是真人真事。他有個朋友也是同性戀,他父母知道後要他去接受心理治療,但可怕的是那並非一般的心理諮詢,而是類似洗腦的矯正行為治療。美國在70年代曾經對同性戀者進行行為改造,包括在同性性刺激物出現的同時,對同性戀者進行電擊,而異性性刺激物出現時則停止。

這種迴轉治療(conversion therapy)試圖透過心理使人改變性向,屬於偽科學的一種。幸好現在這種慘無人道的實驗已被美國禁止,否則真不知道有多少LGBT得承受這種可怕的折磨。阿力說,真正可怕的不是這些做實驗的人,而是有這種封閉思想去促使這種實驗的人。幸好阿力和他的朋友最終都沒有接受這種治療,算是不幸之中之大幸。

同性戀 迴轉治療
圖片來源:Learning for Justice

當gay之前先當「一個人」

「不管你是不是受到性別、社會的壓迫,在此之前作為『一個人』,就必須先擁有獨立的生活,才不容易被威脅和捆綁」。阿力深信,一個人要是擁有經濟能力,即便無法得到家人的諒解,你還是可以去爭取自己想要的生活。要把話語權回歸自己身上,前提是自己可以照顧好自己。

大部分同志不敢出櫃的原因,十之八九離不開家人。

不管怎樣,我還是你的孩子。我今天跟你坦承出櫃,並不是希望給你造成困擾,但我希望你知道,這是我的人生課題。你無需為我的人生課題負責,更無需自責。

阿力為了顧全父母的顏面,不想被親戚閒話,一直都沒有公開自己的同志身份,但他也希望父母可以尊重他的決定,讓他可以好好地做自己。這讓我想到了阿德勒提出的「課題分離」。

如果人與人之間,都只為自己的課題負責,不去干涉他人的課題;我想,同志出櫃之路應該會少了許多荊棘。希望有一天,我身邊的同志友人都可以被家人,甚至被全世界溫柔地包容、接納。

同性婚姻
Photo by Chrysostomos Galathris from Pexels

性別教育不能遲!

台灣同志大遊行對阿力的性別教育啓蒙起了很大的作用。在馬來西亞,性別教育鮮少可以在課堂上好好討論,這也導致許多人對兩性、三性或多元性別,以及性別平權的課題非常陌生。我也曾在青春期對身邊的同性戀友人感到困惑,心裡有一把聲音在說「你竟然是同性戀」!

直到來到台灣唸大學、研究所,有機會接觸性別教育,我才赫然發現,一個人對事情不理解或是不夠理解,就會產生偏見。當偏見已經根深蒂固,變成一種刻板印象的時候,以後再教育就真的太難了。就算你沒有犯罪,沒有干擾到其他人,他們依然會覺得「人好好的,為什麼要去當同性戀?」。

我問阿力,對婚姻有沒有憧憬。擁有少女心的阿力,一直覺得結婚是一件很浪漫的事。如果有人跟自己相伴廝守,他也想努力爭取這個機會。比起婚禮,阿力更嚮往兩人互相扶持,相伴終生;如果可以受到法律的保護,那就更棒了。

真心希望有一天,世界不再恐同,同志身份不再是祕密。願每個玫瑰少年都會遇到屬於自己的幸福。如果你對自己的性向感到疑惑,或是對LGBTQ+課題感到好奇,歡迎來信 talk2pomelo@gmail.com 跟我一起討論。

延伸閱讀:回國 vs 留下來,台灣留學生畢業後何去何從?

*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,不得轉載或引用。


One thought on “一位同志的告白:不管我愛誰,我還是你認識的那個孩子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